位置: 主页 > 诚博娱乐平台 >

南粤银行上半年屡收罚单 高层未稳内控问题重重

时间:70-01-01 08:00 来源:

时代周报记者 罗仙仙 发自深圳

近期,在银保监会官网上,截至8月19日,广东银监局在今年上半年共发布了16个“广东银监局行政处罚信息公开表”,被处罚的对象包括广东南粤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粤银行”)、南洋商业银行(中国)广州分行、广州银行等13家银行(含支行、分行、独立运营中心)以及5名相关银行人员,罚处共计1630万元,其中有两人被罚处“禁止终身从事银行业工作”。

而在上述行政处罚信息中,南粤银行系领得罚单最多,为4张,具体处罚对象包括广东南粤银行资金运营中心、广东南粤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两张)、广东南粤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广州分行以及两名相关人员,罚款共计570万元。

南粤银行前身为湛江市商业银行,是在整合6家城市信用社的基础上于1998年成立,当前注册资本75.21亿元,由韩春剑担任董事长,但行长已多次更迭。据其2017年年报,该行在湛江下辖有3家直属支行外,在广州、深圳、重庆、长沙等地区已开设13家分行,营业网点已超110家。时代周报记者就行政处罚的原因及调整情况联系南粤银行采访,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内控风险暴露

南粤银行股权结构较为分散。据该行年报,2017年末股东总数52户,前五大股东分别为新光控股集团、深圳市金立通信设备、广东大华糖业、香江集团、广东恒兴集团,持股比例分别为17.28%、9.30%、7.39%、7.28%、6.71%。

截至2017年末,南粤银行资产总额为2170亿元,并实现营业收入53.69亿元,净利润13.27亿元。这样的成绩在广东5家城商行中排名第三,优于广东华兴银行与珠海华润银行。后两家在2017年末的资产总额分别为1523.96亿元、1525.49亿元。

而在今年上半年广东银监局开出的行政处罚单中,广东华兴银行与珠海华润银行均不在列,而南粤银行系则领了4张来自广东银监局的罚单。

据广东银监局披露行政处罚信息公开表,南粤银行的案由涉及了关联交易未按规定备案、股权质押管理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内部控制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违规开展商业承兑汇票买入返售等。处罚决定中,除了违规单位处以罚款外,还对南粤银行李甫处以警告,对南粤银行广州分行廖群旭禁止终身从事银行业工作并处罚款20万元,罚款共计570万元。李甫先后担任过南粤银行行长、副董事长等职。另外,湛江银监分局在6月15日还因“员工违规经商办企业、在企业兼职”,对南粤银行还开出罚款20万元的行政处罚单。

从上述案由来看,南粤银行系的内部控制问题重重,这似乎与该行经营扩张分不开。公开资料显示,南粤银行在2009年就实施了“跨区域经营”战略,在2013年分行级机构13家,营业网点74家;2015年分行级机构增至15个,营业网点107家。截至2017年末,南粤银行下设5个金融总部、9个中后台部门及13个分行,分行还布局有重庆、长沙等地,营业网点119家,另在广东中山发起成立并控股中山古镇南粤村镇银行。

在官网上,南粤银行曾对自身发展表述为“实现了从居于一隅的城市商业银行到区域性商业银行的成功转型”。而广东华兴银行除总行本部外,还在汕头、广州、佛山等8市设有分行,营业机构30家;珠海华润银行在2017年末设有7家分行,支行91家,且均集中在广东省内。

南粤银行在官网上还提出了“力争用3–5年时间逐步实现‘立足广东、拓展泛珠、面向全国、放眼世界’”的发展愿景。可见,扩展经营范围与扩大规模仍将是该行接下来的发展方式。

值得一提的是,南粤银行在2017年出现的高层变动风波至今仍未稳定。2017年8月,南粤银行原董事长罗焱因个人原因辞任,今年2月银监局已批复其江西银行长的任职资格。实际上,罗焱到任南粤银行仅有一年,负责主持日常经营管理工作,并分管特殊资产经营部、协管战略部,监管公司业务条线等,在其辞任后由南粤银行常务副行长甘宏代履行长职责,甘宏在此之前已分管信息科技部、审计部、公司金融总部、零售金融总部与速贷业务事业群。

今年3月9日,在行长一直空缺近半年后,陈武以拟聘行长的身份出席了南粤银行与中国进出口银行广东省分行的战略合作协议签署仪式,其中还备注为“任职资格待审核”。除此之外,南粤银行原副行长洪潮与原董事会秘书黄渝翔也在2017年先后辞去职务,其中洪潮在2016年时曾具体分管信息科技部门、风险管理部门。同时,2017年年报还显示该行董事会也发生了调整,新增了黄骅、虞云新、刘根森、郑土容等6人为董事。

两年计提减值损失31亿

从业绩表现上看,南粤银行2017年末资产总额由2016年的2038.6亿元增至2170亿元,增长幅度为6.44%。这一年,南粤银行实现营业收入53.69亿元,同比减少3.64%,净利润较2016年微增5.08%至13.27亿元。

南粤银行的营业收入主要由利息净收入、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投资收益组成,其中利息净收入依然是南粤银行营收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占营收比重近95%。2017年该行实现利息净收入50.65亿元,同比减少0.55%,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为6.40亿元,同比增长2.13%;而投资收益则出现1.77亿元的亏损,在2016年的投资收益尚为正数,达到1.07亿元,年报中却未对投资亏损作出解释。

最近刚被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和证监会责令停业一年的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此前出具的《南粤银行2017年信用评级报告》指出,该行在2013–2016年的投资类资产总额分别为414.44亿元、584.78亿元、596.95亿元和910.50亿元,同比分别增长5.73%、41.1%、2.08%和52.53%,并对此分析为“资产规模持续扩大,投资类资产增长较快,存在一定投资风险”。而就该行2017年数据来看,其应收款项类投资已从期初的520.80亿元增至期末的608.29亿元,可见该行的投资类资产仍处于增长态势。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在2017年,南粤银行计提合并资产减值损失达14.33亿元,已较2016年减少15.84%,两年累计计提资产减值损失31.36亿元。同处广东地区的广州银行、东莞银行、珠海华润银行与广东华兴银行等4家城商行,在2017年资产减值损失分别为15.56亿元、13.68亿元、4.63亿元和6.83亿元,两年累计计提资产减值损失分别为25.52亿元、27.95亿元、11.03亿元和11.51亿元。

可见,南粤银行的资产减值损失远高于上述城商行。该行在年报中对此表示为“增强风险抵御能力,管理层在去年较为充足的风险准备基础上,持续了适当力度的拨备计提”。

在大幅的计提资产减值下,南粤银行的资产质量有小幅提升,不良贷款余额在2017年为15.08亿元,较2016年末减少了0.01亿元,不良贷款率也较2016年末下降了0.2个百分点,为1.67%。同时,该行的拨备覆盖率从2016年的225%提升至2017年末的268.55%。

但从近3年的财务数据来看,南粤银行的资产质量仍是处于紧张状态。2014年至2016年末,南粤银行不良贷款余额分别为6.7亿元、12.36亿元、15.09亿元,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24%、1.76%和1.87%。对此,大公国际资信评估在上述评级报告表示,不良贷款余额与关注类贷款规模及占比持续上升,资产质量有待改善。

此外,大公国际资信还指出:“该行贷款行业集中度和客户集中度均处于较高水平,主要是由其信贷业务主要开展地区的湛江市经济结构所决定,且房地产行业贷款占比较高,不利于分散风险。”这一问题,在南粤银行“跨区域经营”的战略发展下有所调整,其中批发和零售业、制造业、房地产业和建筑业占其贷款总额的比例,从2015年的79.84%,下降至2016年的73.93%,在2017年末再下降至72.46%。

另外,目前各地城商行在发展中承担的资本充足率下滑压力,同样挤压着南粤银行。2016年10月该行增加了注册资本金13亿元,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与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从2015年10.95%、8.83%、8.82%提升至2016年末的11.82%、9.63%、9.63%,但在2017年末上述三项指标已有不同程度下降,分别为11.05%、8.99%、8.98%,同比下降0.67%、0.64%、0.65%。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